占糜

一只帅气的婶婶

【石青】42(2)

阿江:

有事忙了一个星期现在终于有时间来更新了orz

第一章走这里:1

----------------------------------------------------------------------------

    青江终于还是在一家他已经习惯的餐馆里坐下了,机器人服务员拿过菜单,他手指噼里啪啦在电子菜单上飞舞了一阵,对面的石切丸有点无奈地看着他:“点这么多,你能吃完吗?” 
     “我吃不完你可以吃啊,加油哦。” 
     机器人其实是不需要通过进食来补充能量的,但是不妨人类为使某些机器人更加接近人类而为它们设计消化系统。这个几乎被所有机器人反对者称为“多此一举”的功能,青江倒是很喜欢。 
     没有别的原因, 纯粹是因为石切丸吃食物时的那种享受劲,让他看着都能多吃一碗饭。 
     果然,当服务员摆满一桌的菜时,石切丸微笑着跟她们道了谢,然后跟青江一起开动了。青江的食量一直很小,每道菜夹两口就饱了,只剩下石切丸一边感慨人类的美食可不能浪费啊,一边剩下的菜大夹大夹地夹进自己碗里和口中,似乎非常中意这里的口味。 
     青江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笑眯眯看着石切丸吃得十分幸福的模样,觉得自己的食欲也逐渐回来了,也不知对方是不是会读心,青江刚一低头,就看见他碗里多了一块牛肉,石切丸对他念叨道:“你也吃的太少了,多吃点才能长身体啊。”
     好吧好吧,青江认命地将肉块放进嘴里,明明应该是人类管理机器人,他怎么突然觉得其实是石切丸在管着自己呢。恍惚间,青江思考起来,他真的是机器人吗?会不会其实是一个一直弄错的人类? 

     正当他们快吃完的时候,餐厅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声音,两人抬头一看,只见餐厅里一个机器人厨师突然跪坐在了地上,双瞳失去焦距,只有0和1在不停变换,然后他又慢慢站起来,在餐厅里如同疯了一般四处乱撞。机器人的体能远高于人类,他只是轻轻擦到了桌子,便将桌子整个掀翻在地,顾客都被惊吓得纷纷退开。它的行动也毫无章法,这一次则对准了青江的桌子,浑身冒着烟就冲了过来。

青江倒坐在那里没动,他很清楚,机器人的第一定律就是不得伤害人类,所以这个机器人在接近他之前就会完全自爆,不过,在它冲过来的那一瞬间,石切丸一步跨到青江前方,一手制住机器人的胳膊,然后再一扭,只听咔擦一声,这个机器人的双臂就被扭断背在后面,它被石切丸踹倒在地,只剩下一双发着红光的眼睛不甘地盯着对方。
     等到餐厅的工作人员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狼狈的景象。餐厅负责人擦了擦汗,机器人反对者一向以把机器人的潜在威胁作为主要理由,这一次肯定又会以此来大做文章了,趁着记者们还没有蜂拥而至,他赶紧朝安保人员招招手,一位保安立刻拔出一柄电子枪,对准机器人的头部,“嘭”的一声,那个机器人的的头部就完全如同人类的头颅一般炸裂开来,仿制的皮肤和骨骼溅裂得四处都是,烧焦的零件从大脑里散落出来,场面骇人无比,许多顾客都被吓得捂住双眼甚至冲出餐厅。

青江作为机器人的研究人员,零件拆取之类的事情已经见过不少了,看见这样的场面也觉得有些恶心,他站起来,看了一眼石切丸,发现对方竟然面无表情地,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那个机器人所有死亡的全过程。

他上前拉了石切丸一把:“走吧,你就这么喜欢看处刑场面吗?”
    “我只是确认它的死亡而已,以免又出什么意外。”石切丸答道,他扭头看了一眼青江,立刻明白了,“这场面你看着不舒服?那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

青江怔着看了他一眼,然后沉默地拉着他走出餐厅。 

 

街道上的行人们还在纷纷议论这次的机器人失控事件,青江挑了下眉毛,也开口问道:“真是奇怪呀,这种服务型机器人不是安全保障挺好的吗?每年都要检查好几次,怎么就突然失控了,难道它自己随便浏览奇怪的小网站被病毒感染了?”

“不……应该不是病毒感染。”石切丸无奈地扶了下额头,“看起来像是核心命令冲突。”

“核心命令冲突?你是指命令和机器人定律冲突?”

“对。”石切丸点头道,然后迟疑了一下,“打个比方,并不一定是真事。机器人第一定律规定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也不能因为无作为而使人类受到伤害,机器人第二定律规定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此时如果有人命令那个机器人往食物里添加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并且用自己的人身安全威胁的话,就很容易发生刚才那种状况。”

“这样啊。”青江笑了,“那还是人类更可恶啊,明明不是机器人的错,却把错误和惩罚都推到机器人身上。”

他看了一眼对此不发表评价的石切丸,声音放轻:“你明知道是这样,刚才看见它的死亡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感觉?”石切丸疑惑地歪过头,然后恍然大悟地笑了笑,“青江,你忘了吗?机器人没有移情能力啊。” 

移情能力,是除了骨骼测试以外,用心理方法来判断机器人与人类的主要方式之一,从20世纪起就开始以可靠科学而著称(注1),青江当然知道,他噤了声,然后移开视线,继续默不作声朝前走。

“青江!” 

青江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他朝声音来源看去,歌仙从对面的一间店里奔到他的面前,掩饰不了焦急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安心安心,我没事。”青江笑着摆摆手,看歌仙的视线移向石切丸,“石切丸也没事哦。”
     “哟,歌仙,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青江这才注意到歌仙的身后站着一名白发的青年男子,连衣服也是一身的全白,他笑着将手靠在脑后,朝青江点了点头。
     歌仙这才反应过来,侧过身子,向青江他们介绍道:“真是失礼了,刚刚我太着急了。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笑面青江,现在在学校里当机器人学的教授。”

“青江教授?”男子愣了一下,“我以前听过你的讲座,我对你的人工智能课程很感兴趣呢。”

“哦?”青江挑起眉,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似乎并没有这个人的印象,“你要是对我有兴趣的话……”

“青江。”眼看青江又要开始调戏人了,歌仙赶紧打断他,“这位是我在艺术家协会认识的朋友鹤丸国永,是个很厉害的艺术家。”

“鹤丸先生?”石切丸惊讶了一下,“青江很喜欢你的画呢。”

“是吗?那可真是巧,我也一直很崇拜青江教授。”鹤丸笑呵呵道,然后看向石切丸,“对了,请问你是?”

“我是青江的家用机器人石切丸。”

鹤丸立刻睁大眼睛:“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你是什么型号的机器人?我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出来。”
    “我确实是机器人。”石切丸笑着朝他展示了一下自己没有指纹的双手,“是一个很早以前就淘汰了的型号了,现在已经不生产了。”

鹤丸后退一步,将石切丸上上下下仔细端详了半天:“可是你真的一点也不像个机器人,我对人类和机器人的区分还是很有自信的,我可以对你做一个移情测试吗?”

“不可以。”石切丸还没来得及回答,青江便一手挡在他的面前,“第一次见面就对我的机器人做这么深入的事情?他可没做什么需要辨别机器人身份的事情哦。”

“哎?你不是最应该明白他是个机器人了吗,做一个移情测试并不能证明什么呀。”鹤丸歪过头,“就像街边问卷一样,我可以把我最新画的画送给你们,还有附赠的特别惊喜。”

青江似乎哪里被戳中了般动了一下,但手依旧没有拿开。

石切丸拍了拍青江僵硬的肩膀,笑着对鹤丸说道:“其实没有必要,鹤丸先生,我通不过移情测试的,每年政府都会来测试我,我从来没有通过过。 
    “政府是政府的题目,我是我的题目,绝对不会问任何不该问的问题哦,我保证。” 
      青江还是不肯退让,这时,歌仙突然开口道:“虽然我没有什么立场,不过青江,你让鹤丸测一次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的。” 
     青江疑惑地转过头去:“歌仙?” 
     歌仙笑了笑:“我与鹤丸在有关机器人的问题上聊过,他也认为机器人和人类同样有感情,对机器人有莫大的热忱。我相信他这样风雅之人的测试,绝对不会对你和石切丸有冒犯之意的。” 
     “不是哟歌仙,我并不是认为机器人和人类同样有感情。”鹤丸摇摇指头纠正道,“人类本身的感情就各不相同,机器人与人类的感情不一样也完全有可能啊。” 
      他这样一说,石切丸倒是一下笑了出来:“鹤丸先生,我认为比起艺术家,你更像科学家,图灵大概会和你很有共同语言。” 
      “叫我鹤丸就好。自古以来,科学家,艺术家还有哲学家本来就是密不可分。”鹤丸眨了下眼睛,他对石切丸的兴趣更大了,“图灵、达芬奇、爱因斯坦,还有许多人,他们都这样。” 
      石切丸认同地点点头。 

---------------------------------------------------------------------------

注1:用移情能力辨别人类和机器人出自菲利普·迪克的《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评论

热度(53)

  1. 占糜阿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