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糜

一只帅气的婶婶

【三日鹤】 霜糖01

Rvy7:

阅读前言:今天下午等鹤丸的设定等得我都魔障了,跟群里的小伙伴疯了一下午头脑一热就信誓旦旦说更《浆果与蜂蜜》结果只码了几百字_(:зゝ∠)_ 今晚写不完长篇,于是拿了另一个连载过来,不过是独立性的段子,所以一篇完结绝对不坑!设定比较多,今日就发第一个设定……斯米马赛。

脑洞AU/甜虐不定/片段

01.睡不着讲故事

设定:同居,高中生鹤丸vs物理老师三日月,交往中


鹤丸仰面躺在床上,虽然因为今日的作业量而感到浑身疲惫,但大脑却清醒得很,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倦意也没有上头。


「鹤,睡不着吗?」


「嗯……三日月,你会唱歌吗?」


「……心中的日月我倒可以唱。」


「这种歌听了更加睡不着吧?那你给我讲故事。」


被嫌弃了音乐品味的三日月并没有在意,他动作轻柔地从背后搂住鹤丸。少年的身体瘦弱而柔软,腰肢很细,体温也很暖,还带着清爽微甜的柠檬沐浴露香气,三日月忍不住将头埋在鹤丸的后颈轻蹭,印上一个温柔的吻。


「那鹤想听什么?」


「老师会讲什么呢?」


「讲你想听的。」


随后,房间里除了三日月温柔而沉稳的讲着故事的声音,满满都是静谧。鹤丸不由自主地想到小的时候,自己的父亲也曾这般讲着睡前故事,不过如今陪着鹤丸的,是抱着他温柔低语的老师兼恋人。


「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个男人背着砍来的木柴走在回家的路上,他遇到了一只受伤的白鹤,善良的男人不忍心看到白鹤失去生命,就出手救了它……」


三日月把《鹤的报恩》讲到「到最后那户人家发现,原来那个美丽的女子竟是仙鹤所变,为了报恩而来,都非常惊讶以及感激」时,终于如愿听到耳边传来鹤丸温软均匀的呼吸声。于是三日月瞬间噤声,他把鹤丸不安分的伸到外面的手给小心地放回薄被里去,附身轻吻对方微颤的睫羽以及软滑的脸颊。


还没安分几分钟,怀里的鹤丸又动了动,先是翻了个身与三日月面对面,再使劲往人怀里钻,直到逼得三日月快要挨近床缘边了,鹤丸才安静下来,继续沉沉地睡去。


三日月有些哭笑不得,同时又倍感温暖,禁不住伸手搂紧了怀里的人儿,把下巴抵在鹤丸的头顶上轻轻蹭着。


「晚安,我的鹤。」

END.

就是这么短,任性。。

评论

热度(45)

  1. 占糜拿来啃西皮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