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糜

一只帅气的婶婶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关于青江在六图夜战受了伤的故事。(・∀・´●)

光狼:

青江已经许久没有能和石切丸说上话了。

   

 这几天审神者忙于远征,白天青江在第一主力出阵,而晚上他回到房间的时候,石切丸已经接到任命准备出去远征——没错,他们住在一起,可就是硬是错开了。

   

青江出门的时候石切丸还没回来,而石切丸出门的时候青江也尚在厮杀。 

   

可是,该死的。青江惆怅的刷着马想,虽然没有正式说什么,可他和石切丸大概是恋人哟?可是刚刚开始谈恋爱哦?虽然一下子就直接全垒打了但还是需要互相熟悉哦? 

   

但显然把这种理由讲给审神者听要求调队无疑会吓坏那个小姑娘吧——手底下的刀擅自的谈起了恋爱。不过让青江更为恼火的是,石切丸在他们现在难得的寥寥碰面里面也没表现出半点的不同来——他还是那幅柔和的,温吞的老好人的样子。

   

这和没上本垒之前有什么区别? 

   

青江并不敢完全相信,因为石切丸对他来说美好的就跟一个梦一样。 

   

虽然笑面青江绰号色情高中生,但是意外的除了嘴皮子以外还都挺纯情的。故而想着,或许熬过这一阵就好了呢,然后他接到了突入池田屋市内的突击任务,审神者严肃的交待这次的出阵和以往都不一样,因为是市内,又只能在晚上才能突袭,队伍几乎全都由灵巧的肋差和短刀组成,难免的就无法和敌人硬碰硬,一旦出了什么问题,千万不要恋战马上撤回。 

   

青江低头看着地图,然后低沉的嗓音发出轻微的笑声,撑起脸:“比硬的话我可不会输哦……?” 

   

短刀中药研面上抽了抽,审神者敲了一下青江的脑袋:“这可不是玩笑,你可是队长哦青江,不要逞强。” 

   

笑面青江想了想,这回是晚上出战了,至少白天能和石切丸呆在一起了?难得的心情好了一些,笑的药研浑身发毛,把弟弟们带的离这家伙远点。 

   

但其实,御神刀大人为了夜晚能有好精神,白天竟然在睡觉。 

   

青江坐在他旁边哑然失笑,看了石切丸安静的睡颜一会儿,轻轻伸手过去,石切丸微微的嗯的发出一声疲倦的疑惑,青江低声道:“是我,你不好好继续睡的话晚上可没精神哦?”石切丸听完,皱起的眉头复又展开,呼吸再次平稳下去,不过伸出一只手,在空中晃了晃。

   

青江不知道他要拿什么,伸手过去:“想要什么?” 哪知道石切丸抓住了他的手之后?拉到自己脸边,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手心,然后道:“出阵当心自己……” 青江这才有了点谈恋爱一般的心态,笑起来,俯身下去,故意亲了亲石切丸的耳朵。

   

但是进了池田屋之后,青江才真正理解审神者那严肃的表情不是这个小姑娘一直以来的小题大做,对手真的和过去的那些不一样。 

   

如果说他们这支队伍的特点就是快的话,那么对手就是更快。

   

对方面目模糊的枪高大但却灵活的可怕,用连青江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从他脸颊边上擦过灼热的痕迹,一把击中他身后以灵巧著称的今剑。 今剑错愕的表情和飞溅出的血花温热的溅在青江脸上那一瞬间,青江的眼神被杀意填满,浑身绷直身形瞬间消失,夜色之下只看到一个模糊的绿色影子滑过去,然后铮的一声响,对方枪的兵装碎去大半,受惊的暂时退去。 他一点也不敢多留,对身后有些惶恐的孩子们道:“快,藏起来。” 

   

审神者这回是对的。 他们在退却的同时也遭遇了敌人,为了保护比他更为脆弱的短刀,青江杀的整个人都散发出可怕的气息。作为灵刀的他异色的双瞳在漆黑的夜色里面闪着可怕的光芒,然而他是看不见的,他一直以来应对的都是比他更为笨重的对手,而现在对方甚至比他更为灵巧,他只能靠耳朵听到的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还有本能来进行回避。 

   

而且他也无法像从前那样一击毙杀对方,“硬碰硬是不行的”,如果他有石切丸那样可怕的力量,或许也不会这么苦战了吧?

   

 他们快要退到安全的地方了,短刀们也不同程度的受了轻伤,但是有青江护着,都没有满身是血的青江严重,青江看短刀们退到了可以获得支援的地带,心里终于松下一口气来,然后杀意在他的血管里和愤怒一同爆炸:“你们先走。” 

   

他盯着面前发出森森寒意的血红的枪,被血浸透的白袍被他一把扯下,明明在笑却仿佛野兽露出了獠牙:“既然这么想触碰我,我怎么能不和你——好好交流呢?” 

   

“青江!!!” 

   

笑面青江像离弦的箭一样直冲了出去,然后对方的枪尖一把捅穿他柔软的腰腹,然而他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血红的双眼眯紧反手将手中的刀举高,硬是狠狠的冲着对方的头扎了下去。 

   

妖枪发出一声难听的尖叫,但是青江心却一凉:太浅了……!果然下一秒,他就仿佛感觉到那杆枪在自己身体里要将自己活活扯开——啊啊,这回是,不行了啊? 

   

一只手突然狠狠握紧自己握着刀的手,然后青江感觉到一股大的可怕的力量推动着自已,活活扎穿对方厚的无理的刀装,然后插进了妖枪的脑袋,又是简单粗暴的一个横劈,妖枪的脑袋在他面前碎成了几块。

   

然后他被抱了起来,紧紧的,靠在一个怀抱里。 

   

“石切丸!一期哥!大家……”短刀们的叫喊让他意识到是谁来了,但是随即他挣扎起来:“石……切丸……你回去……这里……太窄了……不适合你……” 

   

石切丸的声音听起来冷的可怕,但又是温柔的呢喃:“我们是来掩护你们回家的,没事了青江。” 旁边一期一振的眼神也已经完全冰冷了下来:“你们先回家吧,哥哥一会儿就来。” 

   

青江已经将敌人引到了相对宽阔的郊外——而在这样的地方,来的太刀和大太刀队伍几乎有摧毁一切的力量。

   

 青江还想说什么,然而他已经是重伤到几乎意识模糊,最终还是支撑不住的在石切丸怀里昏了过去。 

   

他再醒的时候,先是感觉到手被紧紧的握着,然后看到手入室的场景,扭头去,看见审神者哭的眼睛都肿了的在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青江……我不该让你们去的……我真是最差劲了……”旁边还有长谷部等人在小声劝她,但她只是不停的道歉,青江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动了动手。 “啊……醒了!”还在旁边的萤丸先注意到青江,审神者也一下子抬起头来,青江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大堆小短刀们和审神者的眼泪包围了:“青江!”“你没事吧?”“呜呜呜对不起……”……青江有些晕头转向,然后看到门边走进来一个绿色的身影,帮他拎开了那些围着他的人。 “我知道你们很担心,可是青江还在手入中哦?”石切丸温和的道,然后轻轻给青江掖好被子,审神者立刻连动也不敢动了,青江看着好笑,哑着嗓子开了个玩笑:“这么不想和我分开啊?” 

   

结果玩笑的效果没有,看他能说话了,秋田,五虎退还有审神者等人哇的一声全哭了。

   

 青江束手无策,只好一个个摸了摸他们的头,又花了一番功夫跟审神者说不是她的错,以前也不是没有刀剑重伤过,只要有灵力都会好的。她抽噎着道:“:但是……石切丸带你回来的时候,我没看见过……那么着急的……石切丸……我差点以为你要消失了……” 

   

青江望向石切丸,然而石切丸只是在低头削一个苹果。他心里有些东西似乎动了一下,笑了起来:“啊呀啊呀,御神刀大人这么为我担心啊?你们看我这不是没事吗?审神者你也休息一下吧,或者你还是想——和我再发生什么呢?” 

   

还有力气耍嘴皮子。审神者总不再哭了,破涕为笑,安心一些,然后带着短刀们出去了。石切丸却也没走,青江看着他,看了一会儿,石切丸切完了苹果,自己咬了一口,然后低头,亲在青江嘴唇上,青江顺从的张开嘴,苹果被他舌头一勾给勾了过来——不过怎样都好了,石切丸捧起一点他的后脖颈,狠狠的亲吻着他。 “你原本没必要硬上的,为什么最后还要去和那把枪对上。”

   

石切丸终于松开他,青江喘了几下,然后挑起眉毛看着他:“理由吗……哪有这种东西,敌人就在我面前,而我是把刀哦?” 那种遇到切实的战斗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杀意,还有让短刀们先走的念头。 

   

石切丸皱了皱眉头。 

   

他这皱眉头看的青江心里颇有些发毛,原本石切丸就正经的让人感觉不太能开玩笑,现在更是让他有点不敢说话。他试着坐起来,看起来审神者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他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也只是腹部隐隐作痛而已。他轻轻搭上男人的肩膀:“别这个表情啊,你看起来都变凶了。”

   

 “你觉得,我是不会生气的是吗?” 

   

青江觉得自己似乎哪里踩到他痛脚,他有点怂了,乖乖的缩回手坐好。石切丸目光复杂的看着他,然后叹了一口气,刚要说什么的时候,传来敲门声。 石切丸垂下眼睛,门外传来一期一振的声音:“青江殿,我听说你醒了是吗?” 

   

石切丸短促的道:“回去再说。”然后凑过去亲吻了一下青江的额头,就走了。

   

一期一振和他正好错身进来,礼貌的朝他笑笑打了个招呼。 青江看到一期一振提着一盒点心来,赶紧转换了一下情绪:“哦哟?这是来特意看我的吗?” 一期一振笑道:“是啊,其实我是来道谢的,在出阵的时候你替我弟弟们挡下不少攻击,让他们没有受伤——真的是,非常感谢你。” 

   

“哦呀哦呀怎么能让那些精致的腿受到伤——一期一振阁下,我在开玩笑,我开玩笑!” 

   

弟控遮掩了一下失态干咳了一声,然后沉默了一下,道:“虽然很失礼,其实我还有一事想问你一下,可能是你的私事,你不答也并不要紧。”

   

 “那天,在你昏过去之后,石切丸殿……怎么说呢,变成了非常可怕的人。”

   

 “我想,那应当是生气了,作为大太刀,他却很少如此肆意的放纵自己的力量,这一点想来以前的出阵中青江殿也是知道的。”

   

 “但是那天的石切丸殿,说是大开杀戒还是如何呢,总而言之,他将所有曾经在你身上留下伤口的敌人都找出来斩杀了。”

   

明明是,那么迟钝,温吞,让人感觉安静的一个人。

   

 “所以其实也不过是,就是想问一下,你和石切丸殿是不是……存在某种关系?” 

   

青江听到后面已经没有真正听下去一期一振在说什么了,他从内心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些激动,他尝试着,将他的那个答案,低声告诉一期一振:“或许,因为他是我的恋人。” 

   

一期一振被惊呆了。然而这回惯常轻浮的笑面青江并不是在故意歪曲话题开玩笑。

   

 青江躺在手入室的床上,转着手上那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盯着它看。 

   

他和石切丸并不一样,不是一把受人喜爱的刀,虽然有用,但砍了孩子是怎样令人畏惧的传说,他是知道的。但是不被爱不代表青江会灰心,反正习惯了也都是一样的。但是突然,突然他有恋人了。

   

 他喜欢的人,让他连稍微放肆一下都觉得不好的人,竟然同时喜欢自己。

   

 笑面青江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敢相信这样的大好事会属于自己。

   

 为什么当时冲了出去呢?作为武器的话,与敌人交战是当然的吧?为什么同是武器的石切丸却好像完全不理解,而且很生气的样子呢? 

   

“是在……担心我?”他盯着苹果问。

   

 第二天在审神者送来大量资源之后,青江可以出手入室了。 他回房间的时候,感觉到石切丸在里面,但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下意识的放轻脚步,感受了一下,然后想起石切丸可是很迟钝的,不由得哑然失笑。 果然,他非常小声的拉开丁点门缝往里面看的时候,石切丸并没有发现他。 但是青江随即一把拉开门,冲进去,一把抓住石切丸的胳膊,皱起眉头:“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去手入室?” 

   

石切丸穿的不是他惯常的和服,而是一件黑白的,贴身的睡衣。看见青江他愣了一下:“你已经好了?” 

   

青江不回话,只是低头看他的伤口,是一道擦伤,石切丸刚刚在消毒,青江拿过一边的绷带,帮他绑上,石切丸沉默着让他绑好,然后在青江打了个结的时候,长长的叹息一口气,道:“坐好。” 

   

青江正襟危坐。

   

 “以后不许一个人这样胡来。”石切丸严肃教育。 

   

青江老实受训,他态度这么好,石切丸反而没话说了,看了他一会儿,轻轻问:“伤口还疼吗?” 

显然,其实重点并不在伤口。

青江觉得,如果再不说什么,或许有些事他就白思考了。

   

“石切丸。”青江打断了他:“我喜欢你,然而我不知道你如何想的。” 

   

啊,说了。

   

青江头脑发热,他已经准备好了就算石切丸说出奇怪的话来他也能一笑带过的准备,毕竟他们之间似乎只有那个失态的夜晚。

   

石切丸眼神里透露出无奈来:“在你看来?我很随便吗?” 

   

——这话的意思,就是我想象的那样是吗?

   

 “青江,我喜欢你,所以想要和你亲近,不想看你受伤,你下次冲出去之前,也希望你考虑一下,我还会难过。” 

   

——直球。 

   

青江这是,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是被爱着的了。

   

 “对不起。”他反而没了平日里的油嘴滑舌,往前挪了一点距离,然后向石切丸伸开双臂,请求一个拥抱。他之前轻浮的做出过这些动作很多次,但是从来没有人认真看待过。石切丸注意到了,非常自然的,伸手应和上去,将青江抱在怀里。 

   

青江要说感觉,一定是幸福的晕头转向。 

   

不相信哥哥带回来的答案的有着八卦之心的小短刀们,在这两人的房间门外觉得似乎要被闪瞎了眼。

—————————

发帖姿势不对,肯定是姿势的错啊啊啊啊啊啊!不仅要吞一遍自动换行,还找不到标题在哪儿,唉人生真艰难。

评论

热度(229)